季明明明明

戳开,详细请看置顶,感谢。
弧长懒得登,我果然还是用不惯Lof。
用爱发电,玻璃渣制造者,Delicious!
以及开学缘更,我也很难受。

【扉间中心】以笔代口 02

  “呼......”
  望着眼前堪堪拟好的联盟协定,扉间这才长舒一口气,将手中一直紧握着的笔放在案桌上。随后整个人向后仰去,就那么靠在了椅背上。
  他已经连轴转了整整四天,前三天是与宇智波的争斗,后一天则是他与柱间关于宇智波的争斗——尽管这么说未免有失偏颇,但他确实是为了宇智波的事劳心劳力了四天。
  身体上肌肉的酸软无力又哪比得上精神上的疲倦。强制集中注意力做事还好,一旦清闲下来,扉间只感觉头痛欲裂。
  他不禁揉按着两边的太阳穴,从窗缝吹进的夜风衬着他微凉的指尖,竟令一向身强体壮的忍者也感受到了丝丝寒意。
  扉间低头看了看仅着一身黑色忍服的自己,早已是深秋时节,也难怪会觉得冷。他心下了然,起身将窗户略微敞开些,望了眼外面漆黑的天色,才关严窗户。
  大概有寅时了。
  扉间这么想道,却依旧没有去睡觉的打算。他给自己加了件外套,从略显凌乱的案桌上翻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那是他幼时去祭典花“重金”买的,却一度压在箱底。直到他前几年研究忍术遇到瓶颈,写到再无多余的演算纸时,才从书柜的角落找到了这本笔记。
  所以毫无意外,笔记的反面便是他当初做的各类忍术推演。
  扉间随意地翻着笔记,也亏得他对这本笔记还有点印象,是倒着节省着用的,不然怎么也不会留到今日。
  至于到底为何而买,他倒是记不得了。
  有些恍惚地回忆着,桃华午后的建议又浮上了他的心头:
  “......写下来吗?”
  或许也不失为一种方法吧,毕竟他已经闷了太久了。
  桌上的油灯忽明忽暗地跃动,扉间伸手将窗沿上盒中的油又加了进去,待灯光不再闪烁,才摊开了笔记。
  他下意识地空了几页,提笔写道:
  “两族联盟在即,本应是件幸事,我却心乱如麻。也正因如此,我才会于寂静深夜写下这堪称内心独白的笔记。
  我不得不承认:桃华说对了。她置身局外,将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大哥的查克拉于我而言,一向是安心,温暖的代名词。我从不对他设防。他那几度因意见相左骤然爆发出的查克拉,着实令我狼狈不堪。
  可话虽如此,我能清楚地感知到,他对我并无恶意。尽管气势汹汹,闹得掀砖揭瓦的,他也只是想吓吓我吧。毕竟我是他的......”
  ——他的什么?
  扉间握笔的手在微微颤抖,他定了定神,狠狠地在纸上写上了“兄弟”二字。
  然而这格外苍劲有力的字迹却显得与周遭格格不入。
  扉间没有在意,或者说他不想再去在意。
  “就在今日,我将要用长刀刺穿宇智波斑的心脏,为两族间长久的争斗画上句号时,他动了真格。
  仅是一瞬间,强大到令人心悸的查克拉便呈摧枯拉朽之势向我席卷而来。凝成实质的杀意紧紧地锁定着相隔几步的我,他目光如炬,冰冷锐利地眼神活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说句不争气的,我如坠冰窟地僵在原地,冷汗直流,大气都不敢喘。就连手中的刀,也险些因拿不稳而掉落。
  我本以为我们的实力差距并不大,也许有一天,我甚至可以追上他们。
  那时的我,才无比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实力,又何止差了一点半点。一条宛若天堑般的巨大鸿沟硬生生地横在我们之间,无法触及,更无法跨越。
  有时真怀疑我们是不是亲兄弟,明明外貌与实力都天差地别。或许从灵魂上更为契合,被他亲口称为‘天启’的宇智波斑才是他的亲兄弟吧。”
  写到这里,扉间不禁垂下眼帘,默默地盯着笔记出神,半晌,才抬笔继续写道,“或许这样也不错。”
  “我们大抵都能得偿所愿。”
  “迫于压慑,我停手了。不甘地将刀放下,大哥的表情才好看了些。不杀就不杀吧,有大哥在,量宇智波斑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宇智波斑任人宰割,再无余力的躺在地上,令我可笑的是,身为败者的他竟敢向身为胜者的我们提要求:想结盟可以,要么杀了你弟弟,要么你自裁于此。
  我差点笑出声来。
  刚想开口嘲讽,大哥居然同意了——还有比这更可笑的吗?
  答案是有。
  在大哥心中,我与宇智波斑孰重孰轻,我不敢赌。尽管不愿承认,理智与事实却不约而同地告诉我:宇智波斑的地位要远胜于我。
  也许下一秒,粗壮有力地树枝便会贯穿我的胸膛,我甚至不会有反抗的机会。
  ......我慌了。
  我强掩不安地向大哥反驳宇智波斑的建议,大哥没有答话。他对宇智波斑道了声谢,随后解开了他身上的盔甲。
  我知道他想做什么了,我早该知道的——他根本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人,除却他自己。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交代后事,以命相交换取两族和平。从肋下斜穿而上的苦无大可一击毙命,不费丝毫功夫。
  所幸宇智波斑最终阻止了他,这可真是他难得做的一件好事。
  大哥由悲转喜,惊异于宇智波斑的转变,连声称赞道‘斑真是一个温柔的人’,精疲力竭的宇智波斑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地叫他闭嘴。
  我默默后退几步,用飞雷神逃似的离开了。”
  扉间突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写下去,他只觉心中百感交集,难以言表。于是他将笔记合上,又不放心地在上面下了一个他自己改良的小型封印阵势,才将笔记重新塞回了书堆底下。
  至此,千手族内最后的灯光,终于天边泛白之际熄灭。

–TBC–

PS:我觉得我写的挺明显的了吧......无论是柱扉还是伏笔【应该有这种东西】扉间视角希望能OOC的没有这么过ennm一写长我就各种崩和僵硬,尽力吧。更得这么慢还这么短小真是抱歉啦ORZ
又脑了几个傻屌扉斑脑洞,我自己都惊了。虽然私心想让扉间受,但想了想还是觉得更适合扉斑。
先想写的是护牙有佳医生扉X沉迷吃糖蛀牙斑,斑的悲惨经历大部分据本人真实生活改编,应该没有撞梗吧?大概过几天会发233
最后感谢观看啦~

评论(2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