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明明明

戳开,详细请看置顶,感谢。
弧长懒得登,我果然还是用不惯Lof。
用爱发电,玻璃渣制造者,Delicious!
以及开学缘更,我也很难受。

【扉斑】常客 01

看前须知:护牙有佳医生扉X沉迷吃糖蛀牙斑。傻屌脑洞,OOC有,起名废,其实内容贼纯洁。觉得OK再看,谢谢!

  “——我真是受够了!”坐在门前候诊椅上的宇智波斑猛地站起,引得室内一众医护人员侧目,他冲着最里面的第二椅位遥遥骂道,“声名响彻世界的木叶医院就是这个服务态度?我看还是尽早倒闭比较好!”
  见此,一旁就近椅位的护士连忙走过去,柔声细语劝道:“这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您有什么意见可以出来提,请不要在诊室内影响其他患者和医护人员。”
  “怎么,我说的不对?”斑正在气头儿上,听了这话就更来劲了。他绕开护士,直奔第二椅位,刚想掀开隔帘,将心中满腔怒火一股脑地发泄出来,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他来者不善地盯着那人,有着黑色卷曲短发的青年全当没看见一样,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抱歉,先生。老师正在为其他患者看病,很快就结束了。能否请您再稍等几分钟呢?如果觉得累的话,可以……”
  “我已经等了整整一个上午了!”还未等青年说完,斑就大声打断了他,“现在都已经快中午了,你们马上就下班了。难道我还要再等一个下午,无端地浪费掉一整天吗?”
  “您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您要知道:世界各地范围内都有人上本院来看诊,院内往往人满为患,其中又不乏疑难杂症……”青年好脾气的陪笑道,“所以——”
  斑“哼”了一声,他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等急了太过烦躁罢了:“既然如此......”
  他刚开口,隔帘“哗”的一声被人从里面拉开。他愣了一下,下意识抬头看去,由于对方医用帽和口罩的遮挡,仅能看见白色碎发下一双锐利的红眸。
  “想闹出去闹,不要在这里。”清冷的声音略显不悦,“要么耐心等待,要么干脆别来。”
  “镜,让他出去。”那人暼了一眼斑,向身边的青年嘱咐道,“叫到号再来。”
  “......嘁。”斑直勾勾地盯了他两秒,竟难得的没有再反驳。
  “那么,先生?”
  “我知道了。”
  斑转头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直到他走出诊室,顺手将门带上时,才发现那个“镜”也跟了出来。
  镜再次给了他一个微笑:“我们老师性格比较严谨,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啊?”斑还以为他要说什么,结果居然是道歉?
  “哦,没事。”镜这么友好体贴,还特地追出来,斑也不好意思再发作。他回想着刚才的白发医生,颇有感触地说道:“毕竟年纪都那么大了,可以理解。”
  镜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还应答了一声,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这位先生的理解是不是有些问题?
  “呃......先生。事实上——”他哭笑不得的想要解释,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何况这位先生乍一看又是一副不太好相与的模样,他实在担心说出来会间接引发新的冲突......
  “什么?”
  “不,没什么。”镜摆手,再度拉开门,“我还有工作,等会儿会叫您的号。再见。”
  “再见。”
  斑依言回到了大厅,他瞅了眼挂在墙壁上的屏幕,一行红字赫然飘过“第五诊室 第二椅位 就诊中”。
  他走上前去,向值班护士问道:“您好,请问第五诊室第二椅位的医生是哪位?”
  护士显然对他有印象,她低头查询了一下挂号的顺序:“您是......宇智波斑先生?”
  “嗯。”
  “我是照您的要求给您排的最好的专家号。”
  “我知道,我只是想问一下这位医生的姓名。”
  面对一位病人的寻常要求,护士如实答道:“千手扉间。”
  “......什么?”听到如此相像的姓名,一个愚蠢的黑长直霎时侵占了斑的大脑。他当机了几秒,心情复杂地再次问道:“这位医生叫什么?”
  “千手扉间。”
  细心地护士看出了他的不对劲,“您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斑僵硬地扯出了一个笑容,“这名字可真是如雷贯耳啊。”
  “的确,千手医生是......”护士出声解释着,斑的心却早已飞了。
  如果不是千手柱间那个混账非要拉他去登山,没带好正常食物,反而带了一堆压缩饼干......他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怪不得临走前柱间神秘兮兮地说什么牙体牙髓科里有我一个超厉害的熟人,没准儿你去了还能让他看看呢。
  哦,搞了半天——原来是他爸。
  只是有一点很奇怪:他爸那种性格,是怎么教出柱间这种傻儿子的?
  斑思考了一下,觉得或许这就是柱间他爸还没到六十就须发皆白的原因吧。
  ——操心操的。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这么想着,斑决定发挥一下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比如等下进去对柱间他爸态度友好一点,毕竟是个处处操心的老人家了。
  “呃,先生?先生您在听吗?”
  神游天外被护士发现的斑脸色微红:“不好意思......”
  还好提示音及时为斑了解围:“宇智波斑,请到牙体五诊室第二椅位就诊。”
  “没关系,到您了,赶快进去吧。”
  “谢谢你了。”

  当斑第二次踏入诊室时,首先迎接他的是镜的欢迎:“宇智波斑先生,这边坐。”
  于是他跟着镜走到了最里面的第二椅位。
  椅位上已空无一人,千手扉间正收拾着盒内的医疗器械,听着斑来了,头也不抬的指到旁边的椅子:“先坐。”
  斑坐下了,听见他问:“是第一次来看牙吗?”
  “是。”声音意外的不显老嘛。
  “牙怎么了?龋齿?根尖周?还是髓病?”
  一连串听不懂的病名问懵了斑,他愣了会儿,不确定的回道:“我也不知道,就是有牙晃。”
  “晃?”扉间有些好笑,“你恒牙早该换好了,是智齿?”
  “我不知道。”
  “行了,”扉间见斑一副门外汉的模样,也知道自己根本问不出什么来,他直截了当地一指身旁的椅位,
  “躺下吧。”

–TBC–

PS:考完试就浪文还这么短小真是抱歉了啊ORZ全程傻屌我真的尽力了,写斑仿佛看到了我当年x
满嘴蛀牙,牙还长得参差不齐的斑要治好久呢!所以叫常客应该没问题吧enmm?
以上。

评论(2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