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明明明

戳开,详细请看置顶,感谢。
弧长懒得登,我果然还是用不惯Lof。
用爱发电,玻璃渣制造者,Delicious!
以及开学缘更,我也很难受。

【扉斑】常客 02

  “躺下?”

  斑扭头看了一眼蓝色的躺椅,扉间正将清洁好的器械放回盒内,他顺着视线下移,几根插在工具台上的管子映入了他的眼帘。

  “不然呢?”扉间好整以暇地望着斑,言语中带了些揶揄的意味,“你还想在哪儿看——”

  他的目光在斑身上流连,最终忽地停留在地面上:“那样我也不好做。”

  “......好吧。”斑有那么一瞬间想打扉间,但他忍住了:这毕竟是柱间他爸,对待老年人要尊敬有礼,不能太过火。

  他只能憋着一口气躺上椅,头顶明晃晃的探灯照的刺眼,他不禁闭上眼睛别过头去。

  “头摆正,张嘴。”

  有人扶着他的头往回放,斑张开了嘴,却听得扉间说:“嘴张大。”

  他将嘴张的更大些。

  “再张大。”扉间无言地看着斑的嘴一点点的张大,但还是连下牙都看不全,“你那么矜持做什么?”

  “啊,我不张的挺大了吗?”

  ......无法沟通。

  扉间直接硬掰开斑的嘴,对方不出意料地有了应激反应,他一面按住斑,一面将头顶的探灯摆正,确保可以清晰的观察口腔内部:“别乱动,放轻松。”

  斑放弃挣扎,只觉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僵硬地在椅上躺尸。

  “放松。”扉间又重复了一遍,待身下人不那么僵硬,才翻着他的嘴看牙:入目便是两颗交错的门牙,上牙参差不齐,下牙更是惨不忍睹,牙中线都没对齐,有一颗牙甚至被挤到了里面。

  更别说发黄脱矿牙结石了。

  都多大的人了......

  扉间忍住说教的冲动,继续掰着斑的嘴向里看去——龋齿,满目的龋齿。

  从医这几年,他还是头一次见快三十岁的人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牙齿。

  “你每天都刷牙吗?”扉间一放开手,斑就吃痛地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刷啊。”

  “你真的有在好好刷吗?”

  “有啊!”斑理直气壮地回道,末了,为了加强话语中的说服力又补充道,“我每天刷两次,可干净了。”

  满嘴龋齿的人竟然说他有在好好刷牙?

  ——这简直是本世纪天大的笑话。

  斑三番五次刷新着扉间的世界观,他真该说一句不愧是大哥的朋友吗?

  “你说晃的牙在哪儿?”扉间选择性地跳过了刷牙的问题,听见斑说“左边上面”,“第几颗?”

  斑用舌头顶了顶那颗晃的牙,经过感知最终得出结论:“就后面的,我也不知道第几颗。”

  “......你的牙你不知道?”扉间口罩下的面瘫脸难得有些破功,他一字一顿地问道,“你是来找事的吗?”

  “我真的不知道。”面对老年人莫名的质问,斑诚实地回答道,“我就光知道在后面。”

  扉间看着斑无辜的神情,他也觉得自己无辜极了,心想你的牙难道我知道吗。

  他绝望地叹了口气,秉持住自己高尚的职业操守命令道:“那你张嘴。”

  斑依言张嘴,这回甚至看不见门牙。

  扉间已经懒于重复,他干脆捏着斑的下巴撬开了斑的嘴,用手一个个轻摇他的左上牙。

  “就这个!”

  当扉间摇到第六颗牙时,斑突然出声。扉间抱着确定一下的心态又摇了一下:“这个?”

  “嗯。”

  “镜,”扉间边掰着斑的嘴看了一圈,边转头喊在整理资料的镜,“左上五六,左下四六七,右上五七,右下六。”

  “好的,老师。”

  扉间盯着左上六,棕黑色的龋洞似乎已经深入牙髓,牙冠侧后还少了小块牙釉质。

  “你最近吃过较硬的食物吗?”情况已经了解的七七八八,扉间松手,示意斑起来说话。

  斑起身的动作诡异地停顿了几秒:“有。”

  “坚果?”扉间想着质地较硬不好咀嚼的食物,却发现斑的神情好像不太对,“还是肉干?”

  “......压缩饼干。”

  斑表情狰狞地回道,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此时此刻的他只想亲自暴打千手柱间——谁来都拉不住的那种。

  “噗。”

  啊,果然。斑抬头向声源处看去,他说什么来着——连看起来冷酷凶悍的柱间他爸都不禁笑出声,他是真的想暴打他儿子几顿。

  “抱歉啊,”扉间很快就控制住面上的表情,但绯红眼瞳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笑意还是暴露了他,“真是令人意外。”

  紧接着,享誉业界的千手医生迅速抛开个人私情,表现出了极高的专业素养:“既然牙不好,那为什么外出还要带压缩饼干?”

  “嘁,又不是我带的。”

  斑的甩锅之意非常明显,“话说回来,我的牙?”

  “是龋齿。”摘下手套,接过镜递来的病历本,扉间于斑面前摊开它:一个扁扁的长十字将空白分成了四格,格间还写着些数字。

  斑一时难以理解:“龋齿是什么?”

  “就是蛀牙。”扉间不禁扶额,竟然连这种常识性的东西都不知道。

  “哦,”斑指了指在他看来晦涩难懂的字符,“那这是什么?”

  “你坏的牙的位置。”扉间拿笔圈下位于十字左上的“6”,“尤其是这颗,龋洞很深。多半已经深入牙髓,需要进一步做根管治疗。”

  “那是什么?”

  每个字都听得懂,可是合起来他就听不太懂了。斑默默地思考了一下,突然意识到关键所在:“不对!照你这么说,我坏了好多牙?”

  “八颗,是挺多的。”

  “我怎么会有这么多坏牙?!”

  “我怎么知道?”扉间摊手,目光移向斑,“说实在的,我也很奇怪:成年人还能坏这么多牙——你嗜甜吗?”

  斑老脸一红:“那又怎么了!”

  “怪不得。”扉间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然判明真相。

  “我有好好刷牙的!”

  不理会病人气急败坏地辩解,扉间抬头看了眼表,应付般地答道:“我知道。现在是十一点半,我可以先给你补那七颗牙,剩下那颗治疗过程会比较漫长,我们看时间再定。而补七颗牙大概不到一个小时——你觉得?”

  斑当机立断,他实在不想再耗一上午来排号了: “补!就现在补!”

  “可以。”扉间扬头,示意斑重新躺回椅上,“那你躺回去吧。”

–TBC–

PS:空了空行感觉舒服多了,还有一种不那么短小的错觉233我写看牙简直是在折磨我自己,写的时候疯狂想刷牙...而且光看对话有一种在写啪啪啪的错觉?!【喂

啊,如果各位觉得扉间医生不专业的话,我道个歉,是我不专业QAQ我已经尽力了,我只是一个堪称口腔医院是我家的可怜人而已x

最后感谢观看垃圾文,各位一定要爱护牙齿啊,我认真的!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