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明明明

戳开,详细请看置顶,感谢。
弧长懒得登,我果然还是用不惯Lof。
用爱发电,玻璃渣制造者,Delicious!
以及开学缘更,我也很难受。

【扉间中心】以笔代口 03

  人忙起来真的能忘记一切。

  两族联盟的事宜太过繁琐,牵一发而动全身。毕竟世仇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横在众人面前,族内又不是族长的一言堂,安抚人心与协调各方在所难免。

  身为千手一族的二把手——一定意义上的实际掌权者,扉间更是责无旁贷。以一己之力说服长老团,与宇智波协商和约条目,反复修改直至敲定内容。

  所以当正式举行联盟仪式时,已然是入冬时节。在一度废寝忘食地工作结束后,扉间理所应当地病倒了。

  ——他被柱间勒令在家休养,甚至连联盟仪式都不允许参与。

  当然,这并非就表明他的病已经严重到无法出门。

  只是于事成之际亲自向柱间述职时体力不支忽然晕倒,醒来已是两天后,而把柱间急个半死的程度。

  扉间觉得这并无大碍:自己睡眠不足罢了,补回来就好了。柱间却觉得这是身体机能崩溃的前兆,他不停地念叨着诸如“都怪我没用,才让扉间的身体出问题”此类自责、爱弟心切的话语。

  因此,他不顾扉间的强烈反对,直接行使了族长的最高权力,难得强硬地将劳苦功高的副族长关在屋内养伤,最终使其无缘出席联盟仪式。

  事实上,在补回两天觉以及仙人体的加持下,扉间什么事也没有。可柱间就是不放心,临行前还特意嘱咐族人看好扉间,一不许他继续处理族务,二不许他偷偷进行奇奇怪怪的实验,更不许他踏出自己的房间一步。

  这三条无疑掐断了扉间想要继续为一族与忍界发光发热的念想,他只能被迫关在屋内无所事事。

  他本不想这样:一旦清闲下来,那些因忙碌而暂时忘却的心情又霎时如潮水般涌上他的心头。

  扉间厌恶不受控制的情感。

  仇恨会滋生战争,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抑制自己的情感呢?

  年幼的扉间曾这么想过,再辅之详细的规则与强力的执行力度,完全可以避免那些无谓的战争。

  但那是不可能的。

  人正是因为有意识,才高高凌驾于其他动物之上。对客观物质的反映往往掺杂着主观意象——这一点,就连扉间自己也无法免俗。

  他只能竭力抑制个人私情,确保自己相对足够公正客观地去看待一切。

  而那些始终无法宣泄的感情,日积月累下骤然爆发,其结果可想而知。

  时间的流逝不会治愈所有伤痛,反倒将其烙印的深入骨髓,宛若附骨之疽般一遍遍地啃食着他的血肉,至死方休。

  一如他对他的大哥......

  扉间自嘲地笑笑,找出了压在书最底的笔记:和他当时的摆位一样,封印阵势完好无损,没有人动过的痕迹。

  翻开笔记,最近的记录就是上次书写的。碍于工作繁忙,他也只能将其搁置。

  当然,若放在平常,他又哪能有这般“闲情逸致”?

  突然想起笔记背后还有些忍术推演,扉间强忍住想要继续研究的冲动——毕竟柱间不同意,他可不想再惹得大哥担心受气。

  那么,写什么呢?

  扉间握笔的手一顿,笔尖才落在纸上,游走间发出了沙沙的声响:“我从没想过两族会有成功联盟的一天。”

  “大哥是掌舵者,由他设定大方向;身为弟弟,我只需要听命于他,细细地勾描出宏伟的蓝图。

  我们之间一向如此。

  只是世仇联盟未免太过异想天开。大哥认死理,联盟又不是非宇智波不可。哪怕先联合别族,缓缓图之,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可他偏不。威逼利诱、软硬兼施都无法奈他分毫。父亲尚在时还好,只要大哥有点脑子,就断不会摆明宣扬他的理想;父亲逝世后成为族长的他,不由分说,毅然决然地挟全族为筹码,搏一场以和平为注的豪赌。

  大哥的赌运素来不好,他能赌赢,真是场奇迹。”

  写到这里,扉间一贯冷硬的神情也柔和了许多,他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微笑,

  “他本身就是个奇迹。”

  “我发自心底地尊敬他,仰慕他——并非单单因为他是我的兄长。他的实力,他的成就,他的为人,毋庸置疑,他值得任何人这么做。

  忍者之神,实至名归。”

  放下笔,扉间的心情已轻松了许多。他随手往前翻看着笔记:写写不那么沉重的事情,确实会好很多。

  扉间快速扫读着自己记录的文字,然而当翻到开头的空页时,他却惊异地发现了本不该出现于此的东西:“这是......?”

  “你好。”

  ——空白页中赫然板正地写着这么两个字。

  扉间从没记得自己有在此处写过字,封印阵势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他一时间有些发懵,盯着那两个字看了许久。

  不是桃华的字迹,更不是大哥的。

  扉间刚刚才舒展的眉头霎时又拧成一团,这字迹他只觉得非常熟悉,但又说不清究竟是谁。

  如果能再多写点,也许他就能认出来了。

  扉间这么想着。于是,像遂他愿般,一个又一个字依次渐渐地浮现在“你好”下面,他甚至旁观着每个字被一笔一画写出来的过程。

  全力开启感知探查,身旁却空无一人。

  他不禁头皮发麻,生平仅几次的束手无策起来。

  无可奈何,待字被不紧不慢地写好后,扉间才终于读出了那行字:

  “你是千手扉间吗?”

–TBC–

PS:非常抱歉我写的真是慢死了...又菜又慢我本人了。最后一段还想再改改但又无从下手,干脆躺平了。

总结一下大概是:今天的我也在好好吹扉间,今天的扉间也在好好吹柱间。以及最后突然出现的其实很好猜的“灵异”事件?

最后感谢观看。

评论(2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