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明明明

戳开,详细请看置顶,感谢。
弧长懒得登,我果然还是用不惯Lof。
用爱发电,玻璃渣制造者,Delicious!
以及开学缘更,我也很难受。

【柱扉】君臣 上

看前须知:玄亮【刘备X诸葛亮】模板的柱扉,并不存在的史向设定,实则一团沙雕。写是因为我都喜欢,给人感觉也很像,一代入设定:他妈的绝了!深情感谢陈寿先生的三国志和新旧剧版三国,剧情杂糅,鬼知道我在写什么。画风突变预警,觉得ok再看,感谢。

"弟弟!"

  他倒在泥泞的土地上,四周尽是嘈杂的人声。以往扎根地下的人们竟接连拔出粗壮的根系,争先恐后地逃离,放弃最珍视的土地,背井离乡无外乎想取得一条生路。

  拥挤,混乱,无序。

  马车在徒步的平民中尤为显眼,惹得不少人分外眼红。车夫只得狠狠抽动缰绳,马不堪重负地凄厉嘶鸣着,紧密装订的木板震晃发出吱哑的响声,马车又卯足了劲儿向前驶去。

  "停下!"稚嫩的声音焦急地发号施令,车夫却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再次加速。

  阵风猎猎呼啸而过,吹乱了少年的黑发,更吹乱了他的万千心绪:"我说停下!"

  少年遥望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白发幼童,绝望地喊叫着:"快停下!让我弟弟上来!"

  没有回应。

  他的声音甚至被更为惊慌失措的人群掩盖,普天之下都充斥着不绝于耳的呜咽悲鸣。

  涉世未深的少年还未疑惑究竟为何,就已被席卷全国的风暴吞入中心,无措中彷徨。

  身体先于头脑做出一跃而下的动作,却又遭他人禁锢,硬生生拽了回来。

  短短几尺的距离这一刻竟如隔天堑。少年只能端坐于车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弟被抛弃,被无情地滞留于此。

  冥冥之中像是有感应般,虚弱的幼童手颤抖地扒着泥土,撑起头不甘地望向少年——仅一刹,那双无神失焦的红眸就已令少年惊觉心悸。

  "求求你,停下吧......"

  少年扑通一声跪在木板上,躬俯着身子,恨恨地将拳头砸向木板,声嘶力竭哀求道,"求你——"

  滚烫的泪水坠落至冷硬的木板,濡湿了尘土。




  扉猛地睁开双眼,冷汗早已浸透了他的衣衫——依旧是这个噩梦,这个从幼时起便纠缠他至今的梦魇。

  梦的最后,是模糊视线中两排愈行愈远的车辙印。

  扉疲惫地起身,倚坐在床头:关于被救前的事,他只能记起这些。就连自己的名字,也全赖腰上一块刻有"扉"字的玉佩。

  乱世之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实属再正常不过。相较苟活下去都是奢望的人,他已经算是难得幸运了。

  于窗槛正射入的阳光打断了他的沉思,扉侧头看去,习惯了屋内昏暗的光线,耀眼的光芒激得他半眯起眼睛。

  日上三竿。

  他匆忙起身洗漱更衣,若放在先前起的再晚也无妨。可今日不同,那位"大人"已经被他晾了两次。

  常言道事不过三。他能屈尊纡贵亲自来拜访自己,就已是心诚——更何况是三次。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君择臣,臣亦择君。




  "贵客来访,有失远迎,"那人一袭蓝衣,飘然而至,拱手作揖,"还望海涵。"

  "哪里。"柱间定定地盯着来者愣了半晌,迅速起身还礼,"久闻尊师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名师出高徒。"

  "奉承就不必了,柱间大人。"他嘴角噙着笑意,回道,"叫我扉便可。"

  "扉先生可否告知姓氏?"

  扉看向神情肃然的柱间,意外地挑挑眉:"无父无母之人,何来姓氏?"

  "这......恕柱间冒犯。"

  "无碍。"扉摇头,面色如常,向一旁的书童吩咐道"斟茶",才抬手示意柱间,"请坐。"


  屏退闲人,两人正坐而对。

  扉端起茶碗,小啜一口:"这是先师珍藏佳茶,柱间大人可还喝的上口?"

  "比起我在族中喝的也不遑多让。"

  "那便好。"扉轻笑一声,细细品味着口中的清香,不再言语。

  柱间合上茶盖,语气轻松地说道:"没想到先生竟是白发,举手投足气宇轩昂。若非太过年轻,我都要以为是尊师本人了。"

  "扉驽钝,远远不及先师。"

  扉说着,将手中茶碗放回,又听得柱间问:"先生可是天生白发?"

  他沉默片刻,方回道:"一夜白头。"

  "今日终于见到先生,一时激动难耐,"柱间躬身一礼,饱含歉意地说道,"言语间多有冲撞,还望先生见谅。"

  "少不更事罢了。"

  扉垂眸,声音依旧平稳,"柱间大人倒是个直爽之人。"

  "先生倒也豁达非常。"

  言毕,柱间端正坐姿,开口道:"柱间不才,有一事想求教于先生。"

  "不敢当,请。"

  "王室倾颓,奸佞当道,忠良蒙冤。千手起于危难,奋于乱世,草创至今,而势微力薄。羽衣独大在北,宇智波虎踞于东,先生谓计将安出?"

  扉静默少间,答曰:"自羽衣以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然其尽数亡于羽衣。今羽衣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之争锋。"

  "宇智波虽外迁至此,财力雄厚,军备精良,不可小觑。幸而与羽衣有隙,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

  "火之国西部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所主暗弱,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大人既百年世家领袖,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若渴,若跨有西部,以中南为跳板,保其岩阻,西和诸族,南抚日向,外结好宇智波,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中南之军以向羽衣,大人身率西部之众出于南贺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大人者乎?"

  "诚如是,则霸业可成,天下可定矣。"

  他的语气坚定,毋庸置疑,绯红的眼瞳中更是流转着动人的神采。

  柱间顿觉醍醐灌顶,拍手称"善",视线却始终离不开扉。

  扉见此,起身微笑道:"我有一物可让大人如有神助,请稍等片刻。"

  他走入后屋,不消一会儿便手捧长卷归来,在柱间疑惑的眼神中,他摊开画卷:"这是我早年游学所绘制的火之国地图。"

  "虽限于力薄才疏未能太过精细,山川大势却总是有的。"

  "这——"柱间瞠目结舌,他登时拜倒在地,"先生大恩无以为报,柱间斗胆恳请先生出山相助,我必终生奉你为师。"

  "大人请起吧——"

  未听扉的劝告,柱间狠狠叩首:"先生不出,苍生无救啊!柱间......叩求先生!"

  这一幕实在太过相似。

  扉不禁想起了梦魇中那个跪在车上痛哭的少年,他动容地阖上双眼:"既然如此......"

  他一掀前袍,也俯身于地。

  "扉愿效犬马之劳。"


-TBC-

PS:感谢观看,通篇借鉴与私设。玄亮初心我吹爆!大概是我史向cp看多了柱扉怎么看怎么像君臣?尤其是夷陵之战白帝托孤数年北伐代个柱扉进去——绝了!你们应该能get到我的点......吧?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我要写火影版隆中对我差点横尸当场,你们随便看看......应该还能看吧?别认真ORZ

【高亮】我要分享今日份快乐!日版新三国吹替,扉间cv里面配诸葛亮,我两大男神合璧非常幸福。但是我万万没想到,斑cv里面配诸葛瑾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脑补一下。
斑:欧豆豆哟,欧豆豆哟!
扉间:兄长!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沙雕似的乐了一个上午,但是好像没人能理解我。在线等一个看火影又喜欢三国的人,很急!

评论(2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