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明明明

戳开,详细请看置顶,感谢。
弧长懒得登,我果然还是用不惯Lof。
用爱发电,玻璃渣制造者,Delicious!
以及开学缘更,我也很难受。

【扉间中心】以笔代口 05

  扉间终于知道对方的字迹为何令他倍感熟悉,原因无它——那正是他自己尚显稚嫩的字迹。原来答案早已唾手可得,却因为他的疑心再三失之交臂,甚至一度......

  面对年幼自己的询问,他着实有些难以启齿,一时组织言语也未能想出适当的回复。最终只能中规中矩地回道:“我不知道。”

  “我还以为你知道。算了,也没什么。”

  幸而对方没太在意,或者说没想到未来的自己起初竟带着敌意。

  扉间长舒一口气,从刚才起便绷紧的神经放松开来,不消一会儿又疑惑起来:似乎一切都天衣无缝,无懈可击,但穿越时空这件事未免太过匪夷所思。起码就现在而言,他所知相较完善的时空间忍术仅有他自己研发的飞雷神,其余大多散佚于已不可考的古老文献,或空想一阵,无法付诸于实际应用。

  即使对方口口声声称是年幼的自己,当年秘辛也尽数知晓,防人之心仍不可无。

  查克拉波动平稳,周遭更无异常。多次尝试解除“幻术”无果后,扉间认为当务之急是理清来龙去脉:“你是从哪里得到这本笔记的?”

  “你应该知道吧,”对方停顿了一下,“你不就是未来的我吗?”

  出乎意料,对方明显的试探意味让扉间失笑,他没有戳破对方的不信任,答道:“隐约记得是一次祭典偷买的,年岁久远记不太清,所以才想问问你。”

  “哦。”

  对方是否信服并不重要,对扉间来说,只要肯和盘托出就足矣:“去年夏日祭,大哥让我买的。他说让我记个日记,最好把小金库的位置都写在上面,这样他就能趁我不注意偷看日记拿钱去赌博了。”

  扉间无言以对,好像确有其事。这真的是他大哥能做出来的傻事,自己那时候竟然心甘情愿陪他犯傻。

  ——事实上,时至今日他也仍在陪柱间犯傻,一面斥责谩骂一面又乐此不疲。

  当真一言难尽。

  “卖笔记的摊贩有无异常?”

  “没有。”

  “那之后?”

  对方思索了片刻,方给出答复:“回家后我就将它藏起了起来,今天拿出来时,你的字迹就已经在上面了。”

  “不过有一点我很在意,笔记的背面是什么忍术,会需要如此繁琐的计算?”

  笔记背面?

  扉间似梦初觉一把倒扣笔记,翻开最后几页——尽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那是他曾经写下的各类忍术推演。

  如果说前两页的忍术推演复杂程度还算尚可,那后面的已经称的上是繁琐之至,且过于精细。怕是没有哪个忍术需要如此巨大的精准计算量......不,唯有一个。

  ——飞雷神。

  一切的答案仿佛已经呼之欲出。他记得这次飞雷神的推演是完全成功的,或许正因为没有疏漏,才能阴差阳错挣脱空间的束缚,跨越遥远的时间,奇迹般地与过去的自己交流。

  没有任何阴谋诡计,尔虞我诈,有的只是机缘巧合,造化弄人。

  时空间忍术的精妙之处就在于此,打破与飞跃。这是常人无法企及的禁区,无可复制。当世最强者的千手柱间不行,倚仗写轮眼的宇智波斑也不行——于这一点,他千手扉间自信到自负。

  当他再度翻回前页时,对方正颇为不耐地追问着:“你人呢?”

  “不好意思,”同样急切潦草的笔触,“我想我已经弄清了缘由。”

  “那是我研发的时空间忍术:飞雷神。你应该知道时空间忍术为何物吧?”

  “有所耳闻,类似通灵之术?”

  “对,”既然对方知道就比较好办了,扉间尽量通俗易懂地解释道,“你可以简单理解为以这本写有飞雷神演算的笔记作媒介,约等同于通灵术式从而使契约双方交流。”

  “我明白了。”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所以我们两个通过飞雷神无视时间间距进行交流?”

  “正是如此。”

  “也就是说飞雷神能够穿越时间......”

  当然不是,扉间刚想纠正他的理解误区,就看见接连出现的颤抖字迹:“你能不能令时光回溯,让我救下瓦间?”

  “他也是你的弟弟,”见他没有回应,对方又乞求般地写道,“他是我们曾立誓保护的弟弟,你难道不想再见到活着的瓦间吗?”

  “求求你——”

  “我......”

  他做不到。

  他甚至已经忘记了瓦间的模样。连同那些儿时弥足珍贵的记忆,一起被时间残酷地冲刷去。

  徒留下深深地无力感,与日俱增,怨灵般紧紧缠绕在他身上,缚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不知道该如何对过去尚且抱有幻想的自己直言,原来那时的他对瓦间的逝世怀着这么大的执念?

  “我也很想救回瓦间,可是我终究能力有限。”

  “我很抱歉。”

  “你无聊到连自己都要欺骗吗?”濡湿的痕迹,他的心好像也被揪了起来,“开什么玩笑?!那我们现在又算什么——”

  “一场美好的噩梦?”

  “既然是梦境,那为什么我仍旧见不到瓦间?他怎么可能不愿喊我声‘哥哥’?”

  在希望中绝望的少年发出痛苦的呐喊,响彻时空。

  他却只能端坐于椅位,对着一本笔记手足无措:“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自己能否拯救自己?

  他不尽知,但两人相偎舔舐伤口,比独自一人要好得太多。

-TBC-

SB小剧场:

扉间:我 骂 我 自 己。真男人狠起来连自己都骂,不是针对谁,谁敢diss我我就先杀再秽土——嗯?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Snake:不敢动不敢动。

小扉:嘤。

PS:老年写手,龟速更新。话说这个称呼怎么搞啊,我不能里面真写小扉吧太出戏了......加个框框也感觉好别扭啊。哇先不管了反正我终于更了_(:з)∠)_缘更,缘更。

我好想写木叶特色社/会/主/义啊。

他,改变了木叶——木叶XX年,一位白发老人【?】在火之国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从此......

不行,言多必失,溜了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