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明明明

戳开,详细请看置顶,感谢。
弧长懒得登,我果然还是用不惯Lof。
用爱发电,玻璃渣制造者,Delicious!
以及开学缘更,我也很难受。

【有毒】他,改变了木叶

看前须知:暴力放毒,木叶特色社/会/主/义。短小弱智,观看需谨慎,作者在被查水表边缘ob。

木叶X年,那是一个春天,一位白发老人在火之国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木叶XX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白发老人在火之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

                         ——选自木叶建成代表曲《春天的故事》


  猿飞日斩拿着手中新鲜出炉的《忍者时代》周刊一溜儿烟跑进了木叶颇负盛名的地标性建筑——火影楼,直奔二层的火影办公室。他一面跟过往的忍者打着招呼,一面快速地走近目的地。再要紧的事也不能坏了规矩,他老老实实地轻叩三下门扉,待屋内传来“请进”的声音才按下了门把手。

  “老师!你快看新一期的《忍者时代》周刊上都写的什么玩意儿!”

  一进门,日斩就咋咋呼呼地喊道。正在整理资料的转寝小春白了他一眼没作声,旁边的志村团藏示意般地瞥了眼尚在伏案工作的千手扉间,忍不住提醒道:“这是火影办公室,不要肆意喧哗。”

  “哦,”日斩的声音一下就低落下来,他撇撇嘴扬着手里的书本,“可是他们写的真的好过分哦。”

  “什么?”团藏远远地就看见了本次周刊的封面人物——他的老师千手扉间,“老师上《忍时》不是好事么?”

  日斩快走几步,干脆将书一把塞到团藏怀里:“你自己看。”

  封面的加粗大字题头赫然写着:“木叶正在远离火之意志”。

  团藏的火噌就冒出来了,他“啪”地把书扔到地上,喊得比起初的日斩还大声:“他们敢这么瞎写?!”

  “噤声。”扉间眼都没抬,视线仍旧盯着桌上的文件,可就是这样,在场的众人便已经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纷纷乖乖地闭嘴。

  “先把工作做好了再言它事。”

  “可是......”团藏还是气不过,“他们说木叶正在远离火之意志,这简直是——”

  “简直是无稽之谈!”

  日斩也义愤填膺地附和道:“明明工业革命的热潮由木叶而始,他们学的有模有样就算了,竟然还转身就诋毁我们?他们真的知道火之意志是什么吗?老师您也说过:‘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全忍界都深以为然,奉为至理名言。现如今却反插我们一刀,这算什么!”

  扉间挑眉,放下纸笔,双手交叠饶有兴致地问道:“那你们倒说说火之意志究竟是什么?”

  “火之意志由初代目火影柱间大人首创,是其下理论体系的简称。现经二代目火影扉间大人的完善,主要包括现代唯物主义和现代科学社会主义。其中又因时代背景限制,可进一步演化为木叶化的火之意志,即柱间思想,扉间理论。”





PS:没有TBC,我扯不下去了。

虽然题目原本说的不是二代领导人,但我不管,扉间NB!扉间改变了木叶!他就是那个无敌的白发老人【?】!感谢扉间,是柱间让木叶人当家做主,是扉间带木叶人致富开路!

梗都能看懂吧......它们可是不停地反复出现在题目上。至于后续......啊,随缘吧,大概也不会有人想看这种有毒的东西_(:з)∠)_

评论(14)

热度(31)